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民族建筑最有生命力——北京爨底下村明清古建筑群的探讨

王承沂  陆可心  
【摘要】:正全世界的建筑最有生命力的是民族建筑。"生命力",非指房地产概念中的予期寿命(如50、70年),也非指房屋工程质量寿命(如百年大计),而是指该建筑被族群使用、保护、喜爱、怀念的年限。这种年限往往是长远的代代相传的,甚至成为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4条
1 陈震东;姬旭明;吴东;;对甘孜藏族自治州甲居藏寨、梭坡古碉群、泸定桥和康定县民族建筑的保护建议[A];地域建筑文化论坛论文集[C];2005年
2 王承沂;陆可心;;民族建筑最有生命力——北京爨底下村明清古建筑群的探讨[A];海南地域建筑文化(博鳌)研讨会论文集[C];2008年
3 陈震东;姬旭明;;对甘孜藏族自治州甲居藏寨、梭坡古碉群、泸定桥和康定县民族建筑的保护建议[A];中国民族建筑研究论文汇编[C];2008年
4 马瑞田;;中国传统民族建筑在修缮中如何保护[A];中国民族建筑(文物)保护与发展高峰论坛论文集[C];2007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牛建宏;民族建筑保护和利用的反思[N];广东建设报;2004年
2 本报记者 牛建宏;民族建筑的保护和利用需反思[N];中国建设报;2004年
3 本报记者 许智博;民族建筑 文保遗忘的角落[N];西部时报;2005年
4 本报特约记者 牛建宏;寻找失落的民族建筑传统[N];中国环境报;2004年
5 本报记者 李翠;保护特色民居 传承民族文化[N];中国民族报;2013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