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单中心10年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致病菌及耐药性变化情况分析

黄静  
【摘要】:目的探讨持续性非卧床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致病菌及耐药性变化情况,为临床经验性治疗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提供依据。方法本研究为回顾性队列研究。选取2010年1月1日-2019年12月31日于宁夏医科大学总医院确诊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长期随访且资料完整的382例患者作为此次研究对象,①收集所有患者人口统计学资料、腹膜炎发生率、腹透液致病菌、抗生素耐药情况及治疗转归;②按照腹膜炎发生年段分为前5年组(2010-2014年)与后5年组(2015-2019年),对比分析两时间的培养阳性率、腹膜炎致病菌的变化趋势、常用抗生素的耐药模式及治疗转归。结果①腹膜炎发生率:在2010年至2019年期间,腹膜炎平均发病率为0.134次/病人年(1/89.75次·病人月)。整体腹膜炎发病率表现为随时间呈逐渐下降趋势,由2010年的0.183次/病人年(1/65.7次·病人月)下降到2019年的0.103次/病人年(1/116.7次·病人月),并以较低水平趋于稳定。②致病菌谱分布:2010-2019年共有382例患者发生564例次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革兰氏阳性菌腹膜炎283例次(63.88%),革兰氏阴性菌腹膜炎145例次(32.73%),真菌性腹膜炎8例次(1.81%),混合感染7例次(1.58%),培养阴性腹膜炎121例次(21.45%)。前5年组发生231次腹膜炎,后5年组发生333次腹膜炎。与前5年相比,后5年组培养阴性率由24.24%下降至19.52%(P=0.179),革兰氏阳性菌致病率从65.14%略下降至63.06%(P=0.655),其中表皮葡萄球菌的发生率从20.57%略上升至26.12%(P=0.093);革兰氏阴性菌致病率从31.43%略升高至33.58%(P=0.637),其中大肠埃希菌的发生率从14.86%显著升高至21.27%(P=0.030);真菌性腹膜炎的发生率有所下降(2.29%vs1.49%,P=0.718),而混合感染所致腹膜炎的发生率趋于稳定(1.14%vs1.87%,P=0.709)。③耐药率分析:2010-2019年期间,革兰氏阳性菌对万古霉素、利奈唑烷、替考拉宁、替加环素耐药率最低,均为0;对青霉素、苯唑西林、红霉素耐药率较高,分别为71.28%、66.23%、66.00%。与前5年组相比,后5年组革兰阳性菌对青霉素的耐药率显著上升(54.39%vs78.26%,P=0.001),对左氧氟沙星、环丙沙星、庆大霉素、头孢吡肟耐药率分别由23.91%、29.82%、15.52%、8.70%上升至28.57%、33.64%、18.42%、13.33%,但未达到统计学意义。2010-2019年期间,革兰氏阴性菌对亚胺培、阿米卡星、美罗培南、哌拉西林/他唑巴坦的耐药率低,分别为0%、0.76%、1.72%、3.28%;对氨苄西林、氨苄西林/舒巴坦耐药率高,均大于50%。与前5年组相比,后5年组革兰氏阴性菌对左氧氟沙星、环丙沙星耐药率显著上升(18.6%vs39.73%,P=0.018;21.62%vs41.02%,P=0.041),对头孢他啶、庆大霉素、哌拉西林、头孢呋辛耐药率分别由12%、29.03%、30.23%、31.25%上升至19.28%、34.88%、45.21%、44.74%,但未有显著性差异。④治疗转归分析:2010-2019年腹膜炎总治愈率为90.60%,转永久血液透析率为5.14%,死亡率为4.26%。与前5年组相比,后5年组腹膜炎治愈率略上升,死亡率下降,转血液透析率相近。从不同细菌种类来看,两时间段,革兰氏阳性菌、革兰氏阴性菌、真菌的治愈率均有不同程度的升高,退出率略下降,但上述观察结果均未有统计学意义,本次研究中7例混合感染均治愈。结论①2010-2019年期间,腹膜炎的发生率呈下降趋势,并以较低水平趋于稳定,培养阳性率升高,但未达ISPD指南标准。②与前5年组相比,后5年组革兰氏阳性菌所致腹膜炎趋势略下降,革兰氏阴性菌致病趋势略上升,但均未有统计学意义。我中心仍以革兰氏阳性菌最常见,表皮葡萄球菌为最常见菌种,其次为革兰氏阴性菌,大肠埃希菌为最常见菌种。与前5年组相比,后5年组抗生素的药物敏感性出现一定程度的下降,目前我中心腹膜炎经验性治疗方案为头孢唑啉联合头孢他啶。③2010-2019年,我中心腹膜炎总体治愈率为90.60%。与前5年组相比,后5年组腹膜炎治愈率略升高、退出率略下降,在各菌种治疗转归上也观察到了同样的结果。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8条
1 陈文敏;陈跃清;皮静虹;付琼芬;皋娴媛;周开秀;黄双凤;;微创腹膜透析在婴幼儿心脏术后急性肾功能不全的应用[J];护士进修杂志;2021年01期
2 黄静;司宁;;联合营养干预的腹膜透析护理在慢性肾衰竭患者中的应用效果[J];慢性病学杂志;2021年03期
3 李春娇;;自动化腹膜透析机常见问题及解决对策[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21年14期
4 赵慧萍;左力;;医患共同决策在腹膜透析领域的应用及面临的挑战[J];中国血液净化;2021年08期
5 周珊珊;于淑军;刘帅;;自动化腹膜透析机使用中常见问题及解决方案[J];中国医疗器械信息;2020年02期
6 郭红霞;孙庆华;史春迎;唐雯;;蜡样芽孢杆菌致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的临床特点个案报道并文献复习[J];中国血液净化;2020年03期
7 庄丽婷;曹芳;林钦玉;李岚绯;陈月玲;;不同腹膜透析模式对患者睡眠质量影响的对照分析[J];中外医疗;2020年13期
8 曹芳;李岚绯;林钦玉;;尿毒症患者院内自动化腹膜透析报警原因分析及护理对策[J];中外医疗;2020年17期
9 张志宏;俞雨生;;日间不卧床腹膜透析的优势与应用[J];肾脏病与透析肾移植杂志;2020年03期
10 孟庆庆;;腹膜透析相关并发症的原因及处理[J];甘肃医药;2018年12期
11 李旭亚;袁圆;恽丽萍;;腹膜透析专用腹带的创新与运用[J];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9年12期
12 金一鸣;朱声宏;沈伟钢;孔仕波;何敏尔;;改良型足量腹膜透析方案在透析不充分患者中的使用体会[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18年03期
13 芦丽霞;赵慧萍;;培训与再培训在居家腹膜透析中的作用[J];中国血液净化;2016年04期
14 行延霞;;你需要了解的腹膜透析小知识(一)[J];健康向导;2019年05期
15 李娟;;问答[J];康颐;2017年04期
16 吴闯;;浅谈腹膜透析患者的心理状况与护理心得[J];健康之路;2017年07期
17 毛俐勤;;腹膜透析在冶疗重症胰腺炎患者的护理体会[J];健康之路;2017年09期
18 邹原方;罗婉莹;关晓东;唐杏明;梁翔;郭少卿;;腹膜透析相关性葡萄球菌腹膜炎的危险因素分析[J];国际检验医学杂志;2014年12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黄静;;单中心10年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致病菌及耐药性变化情况分析[A];毒理学史研究文集(第十九集)——第八届中国毒理学会毒理学史专业委员会暨陕西省毒理学会2021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2021年
2 蒋美丹;李东燕;章玲霞;赵莹;沈辉君;毛建华;;儿童腹膜透析的规范化管理[A];2018年浙江省医学会儿科学分会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8年
3 谢振华;唐莉;魏军军;陈亮亮;张曙伟;翁国斌;姚许平;;肾移植术后腹膜透析导管拔除术并发症及其应对策略[A];2019年浙江省医学会泌尿外科学、男科学学术大会论文汇编[C];2019年
4 郄淑文;查艳;赵健秋;沈燕;何珊;;风险管理在腹膜透析不良事件管理中的应用[A];2014年国家级继续教育学习班暨贵州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肾病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4年
5 杨丽;查艳;赵健秋;何珊;;吸盘式腹膜透析洗浴收纳袋[A];2014年国家级继续教育学习班暨贵州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肾病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4年
6 何平红;查艳;;腹膜透析相关性腹膜炎发生的危险因素及其结局分析[A];2018年贵州省中医药继续教育学习班暨贵州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肾病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论文集[C];2018年
7 杨丽;查艳;郄淑文;沈燕;;腹膜透析初期采用日间非卧床腹膜透析模式的疗效观察[A];贵州省中西医结合学会血液净化专业委员会成立大会暨国家级名老中医经验传承交流会论文汇编[C];2017年
8 苗里宁;;自动化腹膜透析机的研发与应用[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疾病专业委员会2018年学术年会专题讲座汇编[C];2018年
9 陈孟华;;宁夏腹膜透析的发展现状和未来[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疾病专业委员会2018年学术年会专题讲座汇编[C];2018年
10 刘虹;;腹膜透析研究进展[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疾病专业委员会2018年学术年会专题讲座汇编[C];2018年
11 辛莹;;提高腹膜透析人群生活质量[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疾病专业委员会2018年学术年会论文摘要汇编[C];2018年
12 杨波;王孟孟;杨洪涛;;腹膜透析相关实验模型研究进展[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疾病专业委员会2018年学术年会论文摘要汇编[C];2018年
13 郑红光;;自动化腹膜透析的优势[A];2016年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疾病专业委员会学术年会专题讲座摘要[C];2016年
14 孙伟;王跃娟;;中医药在腹膜透析增强疗效减轻并发症中的应用[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疾病专业委员会2015年学术年会资料汇编[C];2015年
15 陆任华;;腹膜透析应用于难治性充血性心力衰竭的系统性回顾[A];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肾脏疾病专业委员会2015年学术年会资料汇编[C];2015年
16 鲁新红;;腹膜透析营养[A];2015年临床营养师实践技能培训班资料汇编[C];2015年
17 孟金玉;;腹膜透析护理门诊患者常见护理问题及干预[A];2014年河南省腹膜透析护理新进展培训班论文集[C];2014年
18 孙瑞之;;腹膜透析的适应症和禁忌症[A];2014年河南省腹膜透析护理新进展培训班论文集[C];2014年
19 徐静静;;腹膜透析相关腹膜炎发生原因和治疗体会[A];2014浙江省肾脏病学术年会论文汇编[C];2014年
20 汪涛;;腹膜透析的现状和发展[A];云南省2009年肾脏病学术年会暨肾脏病学新进展学习班论文集[C];2009年
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孙明霞;单中心7年腹膜透析回顾性分析及预后相关性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16年
2 徐鹏;早期腹膜透析结合容量复苏在兔挤压综合征中的保护作用研究[D];武汉大学;2017年
3 金旺盛;腹膜透析清除脑内Aβ和改善阿尔茨海默病相关病理的作用和机制研究[D];第三军医大学;2017年
4 熊飞;参芎注射液对腹膜透析液诱导的腹膜间皮细胞损伤的干预作用研究[D];湖北中医药大学;2012年
5 孙芳;局部内皮素系统在腹膜纤维化形成中的作用[D];复旦大学;2006年
6 顾鸣佳;参乌黄雪汤治疗终末期肾病合并认知功能障碍肾虚痰瘀证的疗效及机制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21年
7 项世龙;雷帕霉素对腹膜纤维化的抑制作用及其机制研究[D];浙江大学;2017年
8 赵东杰;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与腹膜透析失超滤发病机制关系的研究[D];复旦大学;2004年
9 曹励欧;代谢综合征对腹膜透析心血管疾病的作用及其分子机制的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3年
10 周循;microRNA-129-5p在人腹膜间皮细胞转分化中的作用及分子机制[D];中南大学;2010年
11 李芸;腹膜透析患者胰岛素抵抗、代谢紊乱的预后及干预的前瞻性研究[D];复旦大学;2010年
12 张莹;小白菊内酯抑制腹膜透析相关性腹膜纤维化的实验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20年
13 沈亦蔚;腹膜透析患者肌少症的相关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9年
14 周伟东;灯盏花素对腹膜透析效能及腹膜间皮细胞TLR4信号传导影响的实验研究[D];南方医科大学;2008年
15 杨晓晓;白细胞介素-6的trans-signaling调控腹膜结构和功能改变及其机制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19年
16 王吉;水通道蛋白1在长期高糖腹膜透析液诱导的小鼠腹膜纤维化中的作用[D];吉林大学;2016年
17 单亦升;透析充分性评估与尿毒症毒素的清除特点及其临床影响因素的研究[D];复旦大学;2011年
18 马大骅;腹膜透析患者血管钙化的相关研究[D];上海交通大学;2020年
19 文枫;腹膜透析流出液细胞因子谱学与腹膜转运功能的相关性研究[D];中南大学;2013年
20 吴一帆;腹膜透析患者证候及四时规律与营养容量的相关性和薏苡仁干预的临床研究[D];广州中医药大学;2010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何卓文;国产与进口自动化腹膜透析机的卫生经济学评价[D];郑州大学;2021年
2 仲罗平;腹膜透析合并腹股沟疝的无张力修补术[D];南昌大学;2019年
3 杨杰;长期腹膜透析对腹膜及矿物质-骨代谢影响的研究[D];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医大学;2019年
4 陈慧敏;不同腹膜透析模式对终末期肾病患者钙磷代谢的影响[D];南方医科大学;2019年
5 谷雪娜;频发腹膜透析相关性腹膜炎的临床特点分析[D];吉林大学;2019年
6 娄丽璇;超敏C反应蛋白与腹膜透析患者营养状态的相关性探讨[D];南京大学;2016年
7 李腊明;自动化腹膜透析治疗充血性心力衰竭腹膜透析患者的临床观察[D];安徽医科大学;2018年
8 陈莎;不同级腹膜透析中心腹膜透析相关性细菌性腹膜炎预后及危险因素分析[D];浙江大学;2018年
9 王寒冰;腹膜透析性营养不良中医药干预的实验研究[D];南京中医药大学;2018年
10 刘素芳;腹膜透析联合血液透析治疗终末期肾脏病的Meta分析[D];青岛大学;2018年
11 郗传龙;腹膜透析仪的研发与设计[D];上海工程技术大学;2016年
12 王悦;腹膜透析相关并发症分析[D];南方医科大学;2016年
13 庄义奕;自动化腹膜透析和持续非卧床腹膜透析对残余肾功能的影响比较[D];南方医科大学;2021年
14 李淑玲;MD公司腹膜透析机项目评价研究[D];吉林大学;2016年
15 谢剑腾;不同自动腹膜透析模式在置管术后早期应用的对照研究[D];华南理工大学;2019年
16 黄宇东;基于嵌入式Web服务器的腹膜透析机远程监控系统的研发[D];华南理工大学;2010年
17 罗佩婷;自动化腹膜透析与持续非卧床腹膜透析患者的长期临床结局比较[D];吉林大学;2021年
18 张恒;不同腹膜转运特性对腹膜透析患者腹膜透析流出液中VEGF、ET-1及UA的影响[D];山西医科大学;2017年
19 王雅祯;探讨腹膜透析和血液透析两种不同透析方式对糖尿病肾病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D];宁夏医科大学;2021年
20 刘萌萌;腹膜透析颈动脉硬化患者蛋白质能量消耗的临床研究[D];山西医科大学;2016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记者 杨甦;西南首个智慧腹膜透析中心落户成都[N];成都日报;2021年
2 本报记者 王天鹅;精准腹膜透析是必经之路[N];健康报;2018年
3 本报记者 顾泳;腹膜透析进社区,居民不再苦奔波[N];解放日报;2018年
4 本报记者 朱永基;管好腹膜透析大中心靠的是科研与管理[N];健康报;2011年
5 特约记者 孙扬 通讯员 史楠;腹膜透析 何时驶入“快行线”[N];健康报;2012年
6 记者 许晓岚;我区最大腹膜透析中心成立[N];内蒙古日报(汉);2010年
7 驻沪记者 张莉;“高效腹膜透析”成趋势[N];医药经济报;2007年
8 江苏经济报记者 杜颖梅 洪姝翌 通讯员 张锋;知识产权护航腹膜透析机国产化之路[N];江苏经济报;2019年
9 南方日报记者 曹斯 通讯员 李绍斌;便宜的腹膜透析为何难推广?[N];南方日报;2011年
10 陈国东;自动化腹膜透析将在国内临床普及[N];医药经济报;2008年
11 记者 张亦筑;“便携式腹膜透析清洁仓”5月在渝面市[N];重庆日报;2014年
12 金红岩 杨丽佳;腹膜透析低龄纪录刷新[N];健康报;2003年
13 本报记者 陈国东;我国腹膜透析领域存在8大误区[N];医药经济报;2007年
14 本报记者 姜恒 实习记者 张天一;腹膜透析:居家治疗重安全[N];中国医药报;2015年
15 本报记者 陆旅星;治疗尿毒症应普及腹膜透析[N];中国医药报;2016年
16 本报记者 罗筱晓 方大丰;栀子花“开”的声音[N];工人日报;2019年
17 特约记者 杜巍巍 通讯员 杨岑;“云”上指导 居家透析[N];健康报;2021年
18 记者 胡芳;腹膜透析疗法是亚洲地区终末期肾病患者的优选[N];中国医药报;2009年
19 记者 孙梦;卫生部选择71家医疗机构开展试点[N];健康报;2011年
20 本报记者 张惠宁;指尖一点 医护到家[N];海南日报;2021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