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收藏 | 论文排版

民法典视域下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后学生伤害事故第三人侵权的法律责任

赵铂川  
【摘要】:研究目的:新时代赋予了学校体育新的历史使命,新时代对学校体育改革和发展也提出了新要求。在这样的整体背景下,学校体育场馆发展中出现的新型关系需要以立法的形式给予确认和保障。学校体育场馆的新要求不只局限于对满足校内体育教育活动的发展,还需要学校体育与社会相联,形成学校体育与社会体育联动机制。特别是,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的所产生的法律纠纷已经成为一个社会性问题。然而,现行学校体育场馆的法律条文基本上都是对学校内部体育的保障性规定,对学校体育与社会协同化发展趋势预见不足,在改革与发展中出现的新型关系需要以立法的形式给予确认和保障。新颁布的《民法典》第1201条关于学校因第三人侵权而导致的学生伤害事故的法律规定,成为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后所产生的学生伤害事故处理的直接法律依据。在此基础上,将集中探讨学校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梳理学校体育场馆对社会开放过程中所产生的法律关系,厘清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后学生伤害事故第三人侵权的法律责任,为解决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的法律难题提供理论依据。研究方法:1)文献资料法。围绕本论文研究的需要,查阅并收集国内外的书籍,同时通过中国知网,分别以"民法典"和"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对外开放"和"学生体育伤害"为关键词检索相关文献,了解当前民法典的研究现状和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对外开放的研究成果,为本论文的研究提供了供扎实的理论基础和参考依据。逻辑推理法。2)逻辑分析法。通过对现行的民法典中对于学校场馆对外开放的法律条款内容进行逻辑判断、推理得出当前法律与政策实施的障碍以及问题,提出具体的修改的建议。3)专家访谈法。在查阅民法典对于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后的法律问题文献的基础上,为了进一步了解当前我国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具体情况针对性的访谈了相关的体育法学、学校体育、体育场馆研究的专家学者。围绕着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后学生伤害事故第三人侵权的法律责任为主题对各位专家的访谈中,借鉴了部分专家的观点和意见,形成了本文的研究思路。研究结果:1)《民法典》新规1201条款的特征。《民法典》侵权责任编在承继《侵权责任法》的基础上发展和创新了我国侵权责任法律规范体系。具体到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后因第三人侵权而导致学生伤害事故的法律条款《民法典》第1201条呈现出以下特点:其一,保留了安全保障义务。确立了安全保障义务是学校对学生的法定义务;其二,规范了法律用语。将"人员"修改为"第三人"明确了法律责任主体;其三,增设追偿权。增加了学校在承担补充责任之后的追偿权。2)学校体育场馆开放的模式类型影响法律责任的划分。在国家相关政策的支持下,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向社会开放呈现了以学校为管理主体的共享模式,学校与街道社区共管的共享模式,以承包公司为管理主体的共享模式,以青少年体育俱乐部为管理主体的共享模式。实质上,按照责任主体划分,可以将当前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对外开放分为学校管理为主体的开放模式;学校与社区共管的开放模式;学校委托企业管理的开放模式。不同的开放模式,法律责任的主体都会产生变化。因此,学校体育场馆开放的模式不同直接影响到法律责任的划分。研究结论:1)学校管理为主体的开放模式及法律责任。学校管理为主体的开放模式,是以学校自主管理下体育场地设施向社会开放的模式。学校成为法律责任主体,承担法定的安全保障义务。这种模式下,法律关系就比较简单,学校因第三人侵权而导致的学生伤害事故的相关法律责任可以直接适用《民法典》第1201条款,根据过错推定原则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2)学校与社区共管的开放模式及法律责任。学校与社区共管的开放模式,开放的管理主体是社区,学校参与部分管理。在学校体育教学和开展体育活动过程中,学校对学生具有安全保障的法定义务。学校在正常教学时间是对学生安全保障义务的义务主体,同时承担该时段因第三人侵害而导致学生伤害事故的主体责任人。学校与社区共管的开放模式实质上由社区作为学校体育场地设施开放的管理者和经营者,适用于《民法典》第1198条款,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其次,学校在承担补充责任之后,有权依据安全管理协议对社区提出追偿赔偿。3)学校委托企业管理的开放模式及法律责任。学校将体育场地设施经营权和管理权委托给企业,企业应当承担经营权与管理权与之相匹配的义务。特别是关于体育场地设施对外开放过程中的风险防控、安全管理等责任与义务。因此,学校可以依法向直接侵权人行使追偿权的同时还可以要求委托管理的企业做出相应的赔偿。

知网文化
【相似文献】
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 前19条
1 任永恒;余常松;韩永江;;第三人侵权类工伤的补偿与追偿[J];中国社会保障;2021年04期
2 徐道波;;无人机对地面第三人侵权的归责问题研究[J];法制博览;2017年10期
3 刘泮;罗嘉懿;;第三人侵权视角——侵犯配偶权问题探析[J];法制与社会;2017年17期
4 刘大卫;;工伤保险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问题循证研究[J];中国人力资源开发;2016年06期
5 杨立新;赵晓舒;;我国《侵权责任法》中的第三人侵权行为[J];中国人民大学学报;2013年04期
6 孙殿铭;;第三人侵权情形下小区物业服务企业的安全保障义务[J];黑龙江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2021年14期
7 黄丽娥;浅谈第三人侵权引致工伤赔偿的立法完善[J];中国劳动;2005年10期
8 杨学友;;未缴纳医疗保险费的劳动者被第三人侵权赔偿后,剩余医疗费由谁承担?[J];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2020年09期
9 李红枫;;浅谈第三人侵权引起的工伤待遇的赔付[J];中国人力资源社会保障;2019年09期
10 黄轩苡;;论职工因第三人侵权导致工伤的权益保障[J];法制博览;2015年11期
11 王江;;工伤赔偿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J];知识经济;2013年16期
12 巩坚;;工伤与第三人侵权竞合的法律适用问题[J];消费导刊;2010年04期
13 陈洪;;因第三人侵权受工伤的职工能否获得双份赔偿[J];人民司法;2008年16期
14 刘磊;周开畅;韩方方;;第三人侵权引发的工伤事故如何处理[J];中国劳动;2006年11期
15 杨维松;;第三人侵权引起的工伤劳动者能否获得两次赔偿[J];中国审判;2006年08期
16 黄乐平;;关于劳动者遭受第三人侵权损害赔偿制度的探讨[J];工会博览;2020年28期
17 刘荣途;;探讨第三人侵权导致的工伤赔偿问题[J];法制与经济;2019年07期
18 丁丽娜;;第三人侵权导致工伤,职工可获得有限双重赔偿[J];法制与社会;2017年13期
19 卢振虎;;“单赔补差额”还是“双赔”?——关于工伤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问题分析[J];天津社会保险;2016年01期
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5条
1 赵铂川;;民法典视域下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后学生伤害事故第三人侵权的法律责任[A];第十二届全国体育科学大会论文摘要汇编——墙报交流(学校体育分会)[C];2022年
2 帅仁策;;民法典接受劳务者对内保护责任的法律适用[A];《上海法学研究》集刊(2021年第2卷 总第50卷)——西南政法大学文集[C];2021年
3 张营营;;缘何为他人行为买单——第三人侵权学校补充责任的法经济学解读[A];2011年(第九届)“中国法经济学论坛”论文集[C];2011年
4 郑文兵;;论第三人侵权中的经营者责任[A];第四届中国律师论坛百篇优秀论文集[C];2004年
5 杨文龙;;工伤保险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问题的改良路径构建——以法经济学为视角[A];法院改革与民商事审判问题研究——全国法院第29届学术讨论会获奖论文集(下)[C];2018年
中国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 前20条
1 易园;第三人侵权造成工伤的司法救济路径探析[D];华东政法大学;2019年
2 郭瑞;第三人侵权行为研究[D];天津商业大学;2019年
3 胡振艺轩;第三人侵权与工伤保险责任竞合法律适用[D];西南科技大学;2019年
4 谢梦雪;论第三人侵权情形下物业服务企业的安全保障责任[D];华中科技大学;2017年
5 胡渊;工伤保险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的裁判规则研究[D];江西财经大学;2019年
6 张东芳;工伤赔偿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法律问题研究[D];黑龙江大学;2018年
7 苏杲雁;工伤补偿与第三人侵权赔偿竞合探讨[D];西南政法大学;2014年
8 章天骄;防止第三人侵权的安全保障义务研究[D];郑州大学;2011年
9 姜雅妮;论第三人侵权中的经营者安全保障义务[D];沈阳师范大学;2014年
10 刘畅;董事对第三人侵权责任研究[D];天津商业大学;2011年
11 杨波;论第三人侵权责任与工伤保险的关系[D];黑龙江大学;2014年
12 邢冰清;论第三人侵权的民事责任[D];南京师范大学;2014年
13 徐晓枫;试析工伤保险与第三人侵权责任的竞合[D];复旦大学;2009年
14 刁剑;第三人侵权致提供劳务者受害赔偿请求权制度的立法完善[D];烟台大学;2017年
15 张亚婷;保荐人对第三人侵权责任研究[D];西南政法大学;2013年
16 谢雯雯;我国商业秘密善意第三人侵权制度研究[D];浙江师范大学;2021年
17 王军垒;第三人侵权损害赔偿与工伤保险赔偿竞合问题研究[D];兰州大学;2020年
18 季为玉;专家对第三人侵权责任研究[D];南京师范大学;2008年
19 张海静;第三人侵权致雇员受害案诉讼模式研究[D];苏州大学;2015年
20 王毅全;第三人侵权时经营者的安全保障义务探析[D];西南政法大学;2012年
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 前16条
1 案例编写人 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人民法院 扈磊 张可;工伤保险待遇核定时不应扣减第三人侵权赔偿金[N];人民法院报;2017年
2 国家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高级劳动关系协调师 谢炳城;因第三人侵权造成工伤,职工可否获“双赔”[N];中国妇女报;2019年
3 高级人力资源管理师、高级劳动关系协调师 谢炳城;职工因第三人侵权被认定工伤可获“双赔”[N];中国商报;2019年
4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人民法院 仇慎齐张洪;工伤事故与第三人侵权竞合的法律适用[N];人民法院报;2008年
5 陈毅清 湖南省新田县人民法院;雇员遭受第三人侵权能否要求雇主承担全部责任[N];人民法院报;2015年
6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刘茵 张清;第三人侵权下劳动者赔偿责任的认定[N];人民法院报;2018年
7 记者 袁祥 王逸吟;第三人侵权发生医疗费医保基金先行支付[N];光明日报;2009年
8 案例编写人 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向亮;安保义务人违反安保义务引发第三人侵权的责任承担[N];人民法院报;2013年
9 案例编写人 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 马学琴 四川省雅安市名山区人民法院 唐嘉君;因第三人侵权导致工伤的劳动者可同时获得损害赔偿和工伤保险待遇[N];人民法院报;2021年
10 河北省新乐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 李龙智;先行支付宜采用补充模式[N];中国劳动保障报;2012年
11 本报记者 任震宇;酒量不够找“代喝”暗藏风险[N];中国消费者报;2018年
12 通讯员 陈文铮;上班途中遭遇车祸能否双重获赔?[N];浙江法制报;2015年
13 本报记者 游婕;乘火车遇意外伤害如何索赔[N];中国消费者报;2011年
14 本报记者 王丽丽 实习生 谢予彤;网约车肇事,怎么赔[N];检察日报;2016年
15 李龙智 河北省新乐市社会保险事业管理局;基金先行支付的三个经办困境[N];中国劳动保障报;2011年
16 本报记者  陈忠仪 本报通讯员  朱骏;一次事故能否获得两次赔偿[N];人民法院报;2006年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982499
  • 010-62783978